催乳师被曝为假冒舶来品:仅华人中有市场

  月收入过万,学习掌握快,工作时间自由……近年来,催乳师在全国一、二线城市悄然兴起。但是,也是在这几年时间里,中国乳业和外国乳业安全问题频发,让公众对乳品安全问题的敏感神经屡遭冲击。“内外交困”的乳品市场让许多家庭重返母乳喂养的自然之路,催乳师也由一个新兴职业慢慢发展壮大,正成长为一个红火的大市场。但是催乳行业的红火背后却隐藏着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,这需要我们冷静看待。 近日,记者走入北京催乳师群体,探访这一“朝阳产业”的“冰”与“火”。

  一个催乳师的亲身经历

  “大家注意,这个捏法并不是简单揉捏,主要找准穴位。这是膻中、这是天池、这是天溪、这是渊腋……”记者见到邸慧敏时,她正在催乳师培训班的实操课上,向学员们演示催乳的常用手法。她十个指头在涨奶妈妈的乳房上熟练地推捏、按揉,做着示范,围绕在她身旁的学员们聚精会神地听着,记着,还不时在自己或是其他学员的身上操作着。

  在成为一名专业催乳师培训师之前,她是一家国企里的培训师。

  “我当初接触催乳师这个行业,也是因为自己在哺乳时遇到了困难”。回忆起自己的母乳喂养经历,邸慧敏戏谑地称:那简直就是一部“血泪史”。

  2009年,邸慧敏做了妈妈。月子里,两个乳房涨得跟铅球一样重,但奶水始终无法下来。当时,北京已经有了催乳师,“那个催乳师揉得特别疼,我当时坐在板凳上,咬着毛巾,满头大汗,恨不得别人把我的乳房摘去。”而催乳师在她耳边大声嚷嚷道:“忍住!不要哭,催乳就这样,肯定比你生孩子还疼,这你都坚持不下去,还怎么给孩子喂奶?”

  奶水终于下来了。催乳师拿钱走人。邸慧敏抱着儿子,却始终无法让他含住自己的乳头。她的初乳喂养失败了。

  儿子因为免疫力低,在出生的十几天后住院了,初为人母的邸慧敏感觉天都要塌了。“医院规定新生儿要住进重症监护室,母婴必须分离,我当时感觉自己怀了八个月的孩子被人抢走了。”

  “婆婆跟我说你别喂奶了,宝宝吃不上都生病了,你自己涨得也难受,你看人家小孩子吃奶粉,不也挺好的”。邸慧敏的确想到了放弃。“我妈当时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:‘这母乳是宝宝带来的,是他的,不是你的。你没有权利给他断。’我于是下了决心要替他保存着,留着等他出院回来吃。”

  儿子住院的时候,邸慧敏在家开始研究自己的乳房,买来好几本关于催乳的书,进行“恶补”。“看书时,终于知道自己母乳喂养出问题的原因,是他含接的姿势不对”,邸慧敏照着书学习,掌握了正确的喂乳姿势。儿子出院后,吃母乳越来越顺利,她的涨奶问题也彻底解决了。

  那段时间,邸慧敏身边的不少妈妈也遇上了同样的问题,她便把自己知道的分享给这些妈妈。再后来,她慢慢发现需求量很大,更多的妈妈们也都来请教她。“我当时只知道一些皮毛,比如说怎么抱孩子,怎么喂他。但是真正堵了、有硬块了,皲裂了,我还是搞不懂。”

  2010年,邸慧敏辞职,开始学习西医解剖和中医按摩。经过一系列考核,她成为了一名高级催乳师。第二年,她获得催乳师培训资质,开始培训指导更多的催乳师。

  邸慧敏告诉记者,大约70%至80% 的产妇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产后无乳、乳少、乳房胀痛、乳汁淤积等问题,解决这些问题仅仅靠药物和饮食并不能立竿见影。早期的催乳工作基本由母婴护理师,俗称“月嫂”的人员来完成,但是母婴护理师偏重于对产妇和新生儿基本的日常生活照护,很少有人能够掌握专业的催乳知识和技能。

  一个合格的催乳师的定义是:运用生理、心理、中医、营养等相关知识,通过按摩、食疗、心理等技术和方法,帮助产妇解决无奶、少奶、乳汁淤积等问题并进行母乳喂养指导的从业人员。

  催乳师

  仅华人中有市场

  2005年3月,号称中国首位催乳师的李虹从日本“学成归来”,成为中国第一位职业“催乳师”,并于同年8月在哈尔滨开办了中国第一家“催乳公司”——康馨催乳公司。之后,催乳师在全国一、二线城市悄然兴起,月收入过万,学习掌握快,工作时间自由……让催乳师成为一个“朝阳产业”,甚至在欧美国家的华人圈里也产生了职业催乳师。

  但是,“催乳师”是一个假冒的舶来品。所谓催乳行业技艺的源头——日本,其实从没有过“催乳师”这个职业,事实上,催乳师这个职业只在华人世界中有市场。在美国,欧洲,甚至中国台湾都不存在所谓的“催乳师”。